主頁 > 病友互助
title
thumbnail
招錦榮先生 為一線生機 願意「捱兩刀」 (最新上載)

  

招錦榮先生短片分享

  

 

  「捱兩刀便兩刀吧!起碼有一線生機!」已康復的肝癌病患招錦榮先生回憶發病時的情況時,感謝潘教授給予正面及積極的治療方法,才可以活到現在。

 

身痕是徵兆 

  記得於2013年初,身體時不時感到痕癢,於是尋找中醫及家庭醫生治療,可是,一直沒有進展……以為只是小事而已,再沒有尋求治療。直至年尾,痕癢甚至影響睡眠質素,於是,在網上搜尋資料,才知悉肝及腎有問題亦會出現痕癢表徵。再向家庭醫生查詢及檢查,發現肝臟有一個很大的黑影,再轉至醫院進行電腦掃描,證實肝臟有一個13公分的腫瘤,這時才知道「大件事」。

  

乙肝惹的禍

  本身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,一直沒有正視問題所在,沒有每年進行全面乙肝檢查及監察,以及早發現肝臟的問題。「乙肝可能就是發病的原因所在,雖然早知自己患有乙肝,但感覺上沒有任何不適及病徵,便置之不理,那知一發便不可收執呢!」其實,已有調查報告指出,乙肝患者患上嚴重肝病的比率,是正常人的100倍,而早期肝癌毫無症狀。因此,就算沒有任何不適及徵狀,也要每半年或一年接受驗血及超聲波檢查,才可以及早診斷到早期肝癌。

  

求一線生機

  直至2013年下旬,幾經轉折才知道病況,但一間公立醫院的醫生卻說:「肝腫瘤很大而且在右肝,你的左肝因為太細,若切除後,剩餘的肝功能無法補足身體所需,因此,術後很大機會出現肝衰竭,亦會喪命…」招先生聽到噩耗後,沒有氣餒,到另一間醫院諮詢。「幸運地遇到潘教授,他看到我的病歷後,二話不說就話手術可以做呀,還很大機會有命走出手術室,但就要捱兩刀咯!」潘教授將兩次手術的進程,說得一清二楚。「第一次手術要將右肝70%的血供堵塞,亦即將右肝門靜脈『結紮』,並分斷左右肝,目的是將所有營養給予左肝去刺激左肝生長,但暫時保留右肝動脈及右膽管到右肝可以繼續發揮功能,待7-10天左肝養大後,再進行第二刀,將右肝動脈及右膽管結紮分斷,右肝腫瘤完全切除掉。」兩次手術於10日內完成,第二次手術後一星期就可以出院,無任何併發症。出院後康復進度良好,肝功能完全正常,還得教授首肯,於術後一個月到馬來西亞旅行。

現在每半年進行覆診,到現在差不多7年了,身體健康良好,連癌指標甲胎蛋白也正常了!

thumbnail
張麗哲女士 肝癌兩度復發仍積極治療 享受弄孫樂 (最新上載)

 

 張麗哲女士短片分享

  

 

  「在2011年肝癌病發,腫瘤很大,須切除左肝及一半右肝。2013年第一次復發,第二次則在2015年,都是潘教授跟進我的病情,他說還可以醫治,有命走出手術室,我便接受治療,到現在身體健康狀況良好,還為子女帶孩子,弄孫為樂。」雖然兩次復發,張麗哲女士沒有怨天尤人,在家人的支持及醫護的努力下,成功過度兩次的復發。

 

當初以為「無得救」心情劣

  回想初發病求診的時候,知道患有膽管細胞肝癌,而且腫瘤大過15公分由左肝伸延至右肝,當醫院的醫生告知我的病情無法醫治的剎那間,真的萬念俱灰,幸好家人的支持及遇上教授的治療,才能活到今時今日,可以弄孫為樂。「記得2011年時,發覺上腹位置有腫塊,但因女兒快要結婚,故沒有出聲,直至3個月後喜事辦妥後,才告知家人。」當時由家庭醫生轉介到一間公營醫院進行檢查,才知道病情非常嚴重,就連醫生也沒有把握進行手術切除,因為風險很大,家人更不知所措。

 留院期間,不斷的抽組織檢查,亦有不少醫生會診,可惜仍無治療方䅁,卻令張女士更覺不安;於是,與家人商量後,決定到另一醫院覆核,尋求一線生機……輾轉到了瑪麗醫院求診,接獲潘教授對手術治療的正面回應及詳盡解釋,全家人出現一線曙光!

 

治療後心開朗精神爽

  潘教授於第一次手術切去了張女士的70%肝臟,但只住院八天便出院,康復情況良好,潘教授強調:「因腫瘤很大復發機會率較高,一定要定期覆診檢查,每3個月驗血及電腦掃描,如及早發現復發腫瘤還可以醫治。」直至2013年9月肝癌真的復發,自己及家人惴惴不安,為了活著,故再接受手術,幸好腫瘤只有一公分,可以用射頻消融清除,不用再切除,對肝臟傷害較少;兩年後又再復發……「雖然心想為甚麼又復發,但有家人支持,以及教授的承諾,手術很大機會成功,故仍然積極面對,再做了射頻消融手術,現在已兩年多,掃描沒有再發現復發徵兆,肝功能一切正常。」經過癌症的多次折騰,張女士自有一番體會。「有肝癌要積極去醫,依家醫療技術進步,就算復發都仲有得醫。現在凡事都會看開點,盡量向好處想,因為心境對健康很重要,加上有家人的支持及醫生的悉心照料跟進,我會繼續努力面對人生。」現在身體已經完全康復的張女士,已辭退工作,為子女帶孩子,享受真正的快樂人生。

thumbnail
關學良先生 我老!我病!我治! 因活著真好!(最新上載)

 

關學良先生短片分享

 

  「病發時雖然年紀老,就算患上肝癌,只要有一線生機,都會積極爭取…活多一日得一日嘛!」關學良先生是一位乙肝帶病毒者,於68歲時,右肝驗出患有癌腫,腫瘤更大至10公分,情況相當嚴重,完成右肝切除及日漸康復!然而,13年後,81歲的關先生又發現左肝有癌腫,樂觀的他仍然不懼高齡,決定接受切除手術,到現在已經過3年了,身體仍然健康,生活同樣愉快。

 

相信醫生判斷,80歲過後仍可手術

  記得2002時突然氣促氣喘,甚至無法呼吸,家人即時送往附近的公營醫院,經過檢測後,發現右肝有一個10公分的惡性腫瘤。「在公營醫院要排隊,家人即時轉往私營醫院進行右肝切除,術後在深切治療部住了兩天,再留院兩星期便出院回家。」大病初癒,關先生更愛錫自己的身體及注重健康,每晚8時便上床睡覺,零晨4時起床到海濱散步及運動,約5時許便到附近的小山行山;飲食以蔬果為主,身體愈來愈好。。

「定期覆診都一切正常,直至2015年,覆診後醫生告知血液肝癌指標檢測有問題,便轉介給潘教授。」電腦掃描發現左肝又有一個四公分癌腫,切除仍有機會治癒。「我唔知81歲高齡仲可唔可以捱多一刀,但教授評估我的身體後,認為風險唔係特別高,我就即刻決定由教授再做切除手術。」手術後毋須住進深切治療部,七日後便出院,康復情況非常良好。「回家後仍然行山,起初要斷斷續續休息才能完成,現在一口氣便可完成了。」對自己健康滿有信心的關先生,還笑笑說:「現在我仍然回自己的工廠呀,雖然沒有再落手落腳做事,只是坐坐、看看報紙,也算是一種寄託吧!」

 

我老!但仍可活得健康精彩

生活習慣健康,以及信賴醫生定期覆診及服食抗乙肝病毒藥物,是關先生風雨不改的事情,直至現在再沒有腫瘤復發,肝功能正常。雖然年過八十,經歷過兩次肝癌切除手術,每天晨運及飲食習慣與前沒有分別,亦如常到工廠坐坐,到現在已經3年了…

thumbnail
伍國全先生 轉移性(胃轉肝)肝癌康復者

「絕處也可逢生,只要不放棄!」

「不要放棄自己,必須積極面對。」不要視之為老生常談,這是伍國全先生經歷五年「絕處逢生」治療癌症的心路歷程。「在整個治療過程中,我學懂不要輕言放棄,要信賴醫生的專業判斷和建議,並且要樂觀地面對……」憑著堅持及信念,今天的他才能繼續享受優質人生,享受與家人共處的每分每刻。

 

我要繼續生存

回想2008年時發現患有胃癌,經歷手術將三分之二胃部切除,十三次化療及忍受種種副作用後,以為可以回復正常生活;可是,禍總是不單行,不久發現癌腫轉移至肝臟。「知道癌腫轉移後,最大的噩耗是主診醫生告知只能進行化療,因為剛完成胃癌切除手術,身體狀況難以承受第二次的大手術。」體內腫瘤一天不切除,就好像計時炸彈般除時爆炸……換言之,這次擴散後只有等死的份兒。「心情及情緒跌至谷底,但我仍冀望多活一天,便能與家人共聚多一天。」

絕處也可逢生

幸好,化療結果是肝內二處癌腫中,較細的已消除,另一的只餘約1cm,「療程」是每半年進行電腦掃描監察,腫瘤生長愈慢,存活時間便愈長,反之……「每次檢查後看報告,腫瘤就是愈來愈大,經歷18個月的監察,腫瘤增至1.5cm,生命就好像懸在癌細胞的生長速度……!」

 

然而,伍先生心裏總希望與家人多相聚一刻是一刻,憑著不放棄及積極面對這個信念,經歷了18個月的絕望及無助,某日在報章看到有關「微波消融術」的報導,即時諮詢家庭醫生,便毅然尋訪潘教授及查詢治療細節。

 

信賴專業意見

結果是「有得做…沒事的…不可放棄…就是很多醫生及病人過早放棄……」伍先生憶述與潘教授首次面談的一番話,以及他的關懷備至,令他亦深信必須切除癌腫,將體內的「炸彈拆掉」,才有康復的機會。

起始以為是進行微波消融術,最終接受教授意見,進行傳統的開刀手術,移除體內「炸彈」後,便進行化療……「真的很感恩,到現在仍能活生生的存在,與太太一起過著優悠的生活。」

 

病情略述

於2008年發現患有胃癌後,進行一連串的療程包括手術及13次化療,接受營養師教導進食方法,療程完畢後進行電腦掃描(CT Scan)及正電子掃描(Pet Scan),發現癌腫轉移至肝臟,分別是1cm及2.8cm癌腫,經過化療後只剩一處少於1cm的腫瘤,但只進行監察卻沒有任何治療,全因伍先生剛接受胃部切除手術及身體狀況欠佳。最後,得知有微波消融術,向潘教授查詢,進行切術手術及六次化療,癌腫已經清除。